《花千骨》 上仙白子画:褪我仙骨换你盛开-花

  世上最痛彻心扉的爱,不是相爱不能相守,而是有爱难言,爱到极至处却不能说出口。

  长留上仙白子画——白衣描似画,横霜染风华。超凡而孤高,冰凉而淡漠,他本是绝情弃爱、修行千年的尊贵上仙,孤立九天之上俯瞰人间,守护著天下苍生大地,他是一抹最纯净的梨花白,是童话中的童话,孤悬于仙山云端,坚守著自己的使命,不染任何尘埃。

  有多大的能力,就要承担多大的责任——白子画是仙界之首,他有着深不可测的功力修为,因此他师父在将掌门大任交付给他时,曾说过子画在,可保长留千年基业,可守仙界百年平安。

  因为白子画的强大,功力在魔界圣君之上,能挡住魔界的进犯,能守护神器,避免妖神出世生灵涂炭,因此守护苍生天下的重责大任,才会落在他身上。

《花千骨》 上仙白子画:褪我仙骨换你盛开 精彩请看下一页

  有人质疑白子画守护苍生到底做了什么?因为他是六界第一人,他的存在就是仙界的定海神针。魔界如果要进犯,他可以挡住魔界,就像太白之战最后也必须他来收尾才行。就像他中毒将死也不能让外界知道,必须静静另找地方坐化,必须对外谎称他在闭关修炼十重天好让魔界有所忌惮。因为一旦他死讯传了出去,魔界就可能会伺机进攻,毁灭长留攻打各大门派。这是白子画身中剧毒却一直告诫小骨不能让外界知道他中毒的事,不然将会天下大乱。

  他唯一不能为她舍弃的,是苍生,是天下人。因为他是这天下苍生的守护者,包括他和她,都是这苍生的一份子,若任她灭了世,他和她又如何面对这天下?这六界,再也不会有他们容身之地。如果他和她的爱情必须用天下来交换,他和她的爱情也就无法存续下去,因为愧疚和悔恨,将会杀死他的灵魂,她能得到的也只是空有躯体而不再是她一心仰慕崇敬的白子画。

  天下和徒弟之间,他曾用尽自己的力量寻求平衡,他曾想要两全,试图同时保住天下和徒弟,因此他赌上了自己,用全部的灵力和她相连,封印她的妖神之力,一旦她冲破妖神之力,他将遭受反噬而失去仙身成为凡人,他赌上了性命修为身份荣誉地位,相信她必不会被妖神之力所控,他愿意与她一起承担所有的错误和痛苦。

  他从没放弃过她。不顾性命代她受64根销魂钉,知她有了妖神之力,用尽千年修为为她封印,她冲破封印,他受反噬失去仙身,然而就算沦为凡人,他还是孤身来到了她的宫殿之中,就算被她囚禁,受尽折辱也甘之如贻,只为教她压制她的妖神之力,在她痛苦不堪压制不住妖神的力量摧毁周遭一切时,也只有他敢冲进去抱住她安抚的痛苦和情绪。

《花千骨》 上仙白子画:褪我仙骨换你盛开 精彩请看下一页

  对她,他始终不离不弃,就算她不再认他为师,就算她成为妖魔,然而在他心中,她永远是他全心全意呵护疼爱,视之如珍宝,逾越他生命的唯一徒弟。

  对小骨,对长留,对六界,他都尽到了他所能尽的最大责任。他的苦,常人体会不到,他也从不显露言明。他一面要顾着六界一面要顾着她,一面怜惜她一面怜惜着世人。虽重责在身,可是他宁愿自己成为千古罪人,也不愿意白白牺牲了她。

  最后的仙魔大战中,白子画站在所有人前面,单薄的身子,却在她和众人间筑起一道牢不可破的城墙。多傻,既想保护身后的人,又想保护身前的人,最后被摧毁的只能是他。

  那么多年,不管在任何时刻,他也从未曾想过要杀她。不管是在知道她会给自己带来的劫数之时,还是她犯下大错获得妖神之力,他宁可背负骂名,将六界都置于险境,他都从来没放弃过她。甚至当她成为真正毁天灭地的妖神之时,他也从来没想过要杀她,而只是想要挽回。她是他用整个生命来守护的徒儿,胜过一切,他宁可自己死,也不要伤她一分一毫。可是她,居然逼他亲手杀她!

  风霜一剑白子画。他坚强可凌山岳,优雅如水如月华。他的伤痛悲怆从来只有自己承受,他的眼泪如亿万星辰,可惜除了他自己,从没有人瞧见。

  爱上她是一个错,爱到至深处却不能説,因为他是她师父,是她尊长,他可以为她舍弃一切却不能让她沈沦在背德的深渊之中;为她付出那么多,付出了名誉地性命灵魂,只求保她和天下周全,痛到极苦处却不能説。他,什么都不能説,不可説。

  灭妖神,天下平,他在天下人和她之间,选择了天下人,然而他并没放弃她,既然你已是毁天灭地的妖神,既然消灭你是我的使命,那就让我跟你一起死吧,保全了天下人也随你而去。

 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她连他死的权力都要剥夺掉,对他下了最残忍的诅咒,只因她知道,亲手杀死最爱之人的内疚痛苦将会摧毁他,因此她设局布置了幻境逼他亲手杀她,还诅咒他不老不死不伤不灭要他永远活在生不如死的痛苦深渊之中。

  白子画,本是任何人永远触手不能及的爱,他就像天上闪亮的星星一样遥不可及,然而他为她摘下了千瀑星光,为她遮风挡雨,倾其所有,教养呵护她照顾她救她无数次,他可以为她舍弃自己的一切包括性命荣誉地位仙身。

Back to Top